欢迎进入实事求是学习网! 登 录
010-57014476

尹玉峰:《东方红》的诞生!

来源:实事求是学习网    作者:尹玉峰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8日   点击数量:302637

题引: 梦里雄杰论道,醒时与民交心;天下,天下人之天下;动天下者,必先动天下之心一一德行奏光明……


1943年2月19日,农历正月十五。这天下午,24位花甲老人一起来到位于枣园的中央书记处会议室。
这个会议室了得,是当年中央领导和工作人员自己亲手修建的。毛主席和中央领导经常在这里开会,研究国家大事;毛主席去重庆和蒋介石谈判,就是在这里开了一夜的会决定下来的。
现在,毛主席同老人们一起吸烟、喝茶、拉家常、吃饭、喝酒,为他们集体祝寿。日前,毛主席在枣园散步,遇见了侯老汉和胡老汉,闲谈中得知两位老汉已年过六十,还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巧的是第二天就是他们的生日。
经了解,枣园村年过花甲的老人共有24位。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毛主席说:你们都是六十花甲了,年高有德,应该给你们贺寿。毛主席当晚就派人邀请24位老人,第二天元宵节一起过生日。
在温暖融融的气氛中,毛主席给老人们敬酒,祝老人们健康长寿,并送寿礼:每人一条三道道蓝毛巾,一块肥皂。一辈子也没有做过寿的老人们,接过毛主席送的寿礼,乐得嘴都合不上了。
这年冬天,人们唱道: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他是人民大救星。毛主席爱人民,他是我们的带路人,为了建设新中国,呼儿嗨哟, 领导我们向前进!
头年(1942年)冬,李有源采用陕北民歌“骑白马”曲调,唱出“东方红。

李有源,农民歌手。陕西葭州(今陕西佳县)人,出身贫农家庭无力读书。13岁时在外婆所住村庄的冬书房学过《百家姓》《千字文》《三字经》。此后,利用去县城挑粪的机会,到县立高等小学听课,并主动给学校烧水、扫院、筛炉灰,取得旁听资格,直到家乡“闹红”,他和穷苦兄弟才真正翻身做了主人。因此,他打心眼里感激中国共产党,感激党的领袖毛泽东。歌曲《东方红》表达了全国人民对伟大领袖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无比热爱的感情,唱出了他和穷苦兄弟们的心声。当时,他的侄子李增正移民延安,这支歌从佳县、米脂、绥德一直唱到延安。后来经过专业文艺工作者的加工,就成了唱遍全中国的《东方红》。
《东方红》这首歌的曲调原是晋西北民歌《芝麻油》:“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呼儿咳吆,哎呀我的三哥哥”。当时红军剧社有个老演员方宪章,曾在沿黄河两岸卖艺唱过。后在1938年,我国著名音乐家安波等人按这个小调,填上了新词。名曰《骑白马》:“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儿咳吆,打日本我顾不上...”。后来这首革命的民歌一直在陕甘宁边区流唱。
1944年,延安鲁艺秧歌队在绥德分区演出后,又拟写一部反映移民题材的大型秧歌剧《下南路》。这时,刘炽所在的全体工作人员王大化、张平、贺敬之、王岗等人到陕西榆林的佳县、吴堡一带慰问独立一旅的将士。途径乌龙铺(今佳县乌镇),住在骡马店里,得知有两个移民模范李有源、李增正叔侄二人也住在这里,便把他们请过来。坐在大炕上闲聊中,突然李有源说:“我们为宣传移民编了个歌”。
一听有了新词,刘炽很快拿出纸笔,准备记歌、记谱。李家叔侄变扯开了嗓门就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生存,呼儿咳吆,他是人民大救星...”刘炽一听,这不是《芝麻油》的曲调吗?“山川秀、天地平,毛主席领导陕甘宁,迎接移民开山林,咱们边区满地红;三山低、五岳高,毛主席治国有功劳,边区办得呱呱叫,老百姓颂唐尧;边区红、边区红,边区地方没穷人,有了穷人就移民,挖断穷根翻了身...”
有一次,刘炽到葭县(今佳县)中学给学生合唱队辅导并唱“东方红,太阳升...”时,他们的音乐教师说,这首歌他们早就唱过了,共四段,县委宣传部长嫌重复,就去掉一段,成了三段。
1945年,延安组织了“挺进东北干部团”,鲁艺组织了一个文艺干部队为八中队。刘炽和公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的作者)一块从延安出发,一路步行,横跨五省,在行军途中,大家反复唱《移民歌》,随编随唱,一直唱到了东北。同年11月,刘炽到沈阳组织演出,又请公木执笔,有刘炽、公木、王大化、高阳、田方、严文井等人你一句、我一句,新续三段新词。第一段把“谋生存”改为“谋幸福”。

1945年9月的行军途中,公木写过一首短诗《出发》37行。开头两句便是“共产党,象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结尾两句是“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人民得解放”。当时并未意识到它能成为《东方红》中的一段。最后大家添词新写了“毛主席,爱人民,他是我们的带路人,为了建设新中国,领导我们向前进”。
为了体现陕北地方民歌特色,有土味儿,把第三段写成:“共产党,象太阳,照到哪达儿哪达儿亮,哪达儿有了共产党,哪达儿人民得解放。”改写后,首场演出在沈阳。由刘炽指挥大合唱,博得全场热烈掌声。在1965年10月摄制的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时又将这首民歌搬上舞台,成为开幕曲,场面宏大,气势磅礴,成了一代伟人的颂歌。

领袖的脸孔
是世界上
最慈悲的襟怀
在主义和真理的
血火熔铸中
闪烁的那派
定国气象,那派
绵延无疆的大爱
他永远面向
大多数民众
这一边,均贫富
共理想,同释怀
领袖的脸孔上方
是世界上
最宽阔的广场
容得下普天下
劳动人民的
苦难和忧伤
承载起全世界
无产阶级雀跃
奋起的姿态
领袖的脑海
常常浮现出恩师的音容
那个率先敲响帝国丧钟
满腮满络都生长智慧
大森林的伟大人物
一直让领袖心潮澎湃
领袖的脸孔微微上扬
下颏的红痣福祉四方
他谦逊慈蔼地
和恩师和民众会话
会话的主题
永不更改
那是渗透在
领袖脸孔上
永恒的决心
刚毅
铿锵有力的
独白:人民
要有美好未来!
 

尹玉峰,沈阳市生人,现居北京。
北京开放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广西柳师客座教授

微信扫一扫

登录实事求是网络学院 X
没有账号?立即注册>>